大栗子

懒而脑洞多多

520泥石流

【恋与制作人李泽言场合】
虽然我是个李夫人
然而我爱李泽言的方式就是写不可能的恋爱
ooc大概有吧
没有和李泽言在一起
和李泽言在一起的是官方女主
感觉自己被ntr的错觉
智障向



今天是520
你睁开眼睛之后,发现这里不是你的房间。

你懵了一会,又非常良好地接受了你穿越的事实。

你起床之后开始洗簌,镜子里不是你原本熟悉了二十多年的脸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还不错但非常陌生的脸。

洗漱换衣服吃饭,拿着钥匙开车去公司。

你被这副身体的本能给控制着做了这些事情,这种感觉让你很新奇,就像——在玩以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一样。

这让你很快想到你最近在玩的一款乙女向游戏《恋与制作人》。

车开得很快,你没一会儿就到了公司底下。

公司的招牌明晃晃地闯入你的视线。

华锐公司。

你张开嘴,不禁发出了一声,哦呼。

华锐呀。

就在这时你旁边突然停下了一辆车,车上下来了一个人,你的眼睛死死地黏在他身上。

是李泽言。

是日日夜夜陪伴着你的李泽言。

你突然智障的觉得可能这场穿越就是让你和李泽言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你连车也不管了,大步走向李泽言。

“李……”你刚刚说出一个字下一刻马上捂住了嘴。

从李泽言那辆车里又走出一个人,你能立刻认出李泽言也能马上认出这个人是谁。

她是游戏的女主悠然。

悠然和李泽言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之间粉粉腻腻的气氛简直要冲破天际。

悠然注意到了你,她笑得就像你平时一直看着的头像,她说:“郇久,你来了。”

原来这副身体叫郇久啊。

你呆呆地点点头,继续盯着李泽言。

“哈哈,你平时都不敢盯着李泽言的,今天怎么了?是不是今天520李泽言更帅了?”悠然走过来,亲密地挽着你,又凑近你耳边轻声说道。

“嗯。”这点你绝对举双手赞成。

“哈哈阿久你今天好奇怪呀。”悠然又笑了笑。

你盯着她的脸,有点生无可恋。

头像……头像变活了。

停好车后,你上了电梯。

电梯里面有很多人,可怕的是,这些人都拿一种看智障以及带有怜悯的眼神看着你。

你抖了抖,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

直到你在总裁办公室里看到了李泽言和悠然。

李泽言将悠然压在办公桌上亲密地做着恋人之间的事情。

你像个偷窥变态狂一样扒在窗户上看个不停。

眼泪留不停,哗啦哗啦地直把你的妆给哭花了。

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的看着那两个人。

明明昨天还在和她说谁让我喜欢上了这么蠢的女人的李泽言,现在在和另一个亲吻,拥抱。

你狠狠地擦了把眼泪,被不断攥紧的心脏疼得你脸色发白。

你花着妆拿着自己的包包,推开魏谦,不管不顾地往下冲。

你这么大的动静显然已经被办公室里的人听见了。

悠然红着脸轻轻喘息:“刚刚是谁?”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别想太多。”

“嗯,李泽言……520快乐。”

“咳……笨蛋520快乐。”

本丸纪事【四】

没了没了
最后一个了

【四】

      没有审神者的日子其实与日常生活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充沛的灵力给予着众人自由活动乃至外出活动的能力,即使他们在没有审神者的带领下无法离开太远。

      大家渐渐习惯了没有审神者。

      直到有一天,狐之助来了。

      它带来了一个消息——审神者要回来了。

      狐之助捧着油豆腐吃得津津有味,它抬头看了眼额头已生角的烛台切光忠,又看了看它对面虽然外表没有任何异常但周身气息已经和溯行军所差无几的药研藤四郎。

      “不知道狐之助这次来是为了什么?”药研问道。

      它摇摇尾巴,扔下了一个消息:“审神者大人即将回归。你们准备准备,不要给审神者看到的是脏兮兮的本丸和……”它顿了顿,决定将眼前所看的东西不上报给上面。“这幅样子的你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溯行军霸占了本丸。”

      溯行军?对啊,药研轻笑了声,承认了这个名号。

      他现在离暗堕已经不远了,是和之前的敌人溯行军差不多了。

      真是可笑啊,明明是维护历史的刀剑现在却即将变成了对立面的敌人。

      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呢?

      药研微微昂起头,紫色的眼睛再也不是清澈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浓厚的污浊的颜色。

      狠心离去又回来的人,有什么资格妄想他们还会像之前一样?

      啊,不过,真想看看她那张脸上出现绝望、不可置信乃至濒临死亡的表情,那一定很美吧。

      狐之助有些不忍直视地移开自己的视线,心中默默为即将回归的审神者点上一排蜡烛。

      审神者的离去有极大的一部分并非所愿……

      如果真的是自愿的话,狐之助眯了眯眼,又回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一天。

      可怜兮兮的审神者单单拿了一件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来的白大褂到了约定的地方,她的眼眶红得吓人,足以想到到底是哭了多久。

      原本还想吐槽她瞒着药研藤四郎偷偷藏起白大褂的这种行为真的有失审神者的形象,但它想了想没有再去戳审神者的心。

      正处最美年华的审神者瘪着嘴,狠狠地撸了它一顿,口里说的的全是让狐之助大开眼见的词语。

      她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嘱咐它,“狐之助,我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过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回来。你能不能替我去看看药研,你也不用和他说什么。万一我失败了……那不如就让药研认为我是个渣好了,这样他和大家也不会过于伤心。”

      它被念叨得烦死了,只能点点头,心里想着到时候勉为其难随便去看看就可以了。

      结果审神者走后第一天,它就被囚禁了。

      直到今天审神者快要回来了,它才被放出来了。

      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本丸传达消息,没想到药研藤四郎已经处于暗堕边缘了,那估计其他刃也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消息已经说了,它也可以深藏功与名走了。

      审神者要回来了?抛弃了他们三年的审神者如今却要回来了?回来干什么?看看他们暗堕的丑陋样子吗?
现在的本丸可是没有一个人希望审神者回来。

      他们可都是恨不得审神者“大人”去死啊~

      在漫长毫无尽头的等待中,审神者的爱早已被消磨殆尽,等待她的是冰冷的刀剑而非以前的他们。

      当初做出离开的决定就一定要想到现在的结果。

      一个月后,审神者回归。

      她拖着厚重的行李,紧张却又开心地推开本丸的大门。

      “我回来了!!!”

      药研穿着极化出阵服,笑得格外温柔,“回来了吗?那么,从哪里再次开始。”

      他一步步走向审神者,极尽温柔地将审神者抱在怀里,他凑近审神者说:“大将,要做好准备迎接三年的惩罚哦~”

      手中的刀刃一寸寸没入体内。

我写着篇就是为了长期不在后迎接的语音
不要问我明明已经极化了却说的是没有极化的语音
觉得未极化的语音好带感啊,黑化了的感觉
默默想到我家药总……

本丸纪事【三】

【三】
   最开始尚且还有人觉得审神者是被现世的事情给拖累了,绊住了手脚,等她处理完这些事情就会回来了。

   他们等啊等,等了一个月、二个月、半年、一年……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药研也在这仿佛没有尽头的等待中越发沉默了。

   他在一天早晨将审神者的离别信交给了三日月。

   别看老爷子一副淡定的样子,当他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不过很快他又重新笑了起来,将信递给了其他刀剑。

   只是从那一天起,有刃说,他看到三日月虽然缓慢但是的确是自己在穿衣服。又想到平日里审神者再怎么想赖床都会掐着时间点艰难爬起来给老人家穿衣服。

   一年之后所有刀剑才知道他们的审神者永远也不会回来了。这个本丸是被它的审神者抛弃掉的本丸。

   本应该在审神者消失三个月就会到来的狐之助没有来,这也是他们能坚持一年的原因。

   现在,他们也没有理由再欺骗自己了。

   长谷部狠狠地打了药研一拳,他愤怒地吼道:“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们?如果,如果早一点知道……”

   药研擦去被打出来的鲜血,他的表情冷得可怕,他带着半是嘲讽半是不知名情绪地说:“早一点知道又怎样?你能从本丸去到现世?你能将杏子带回来?”

   他的视线扫过哭得眼眶通红的五虎退,脸色难看的清光,难得没有嘻嘻哈哈的鹤丸,气得整条尾巴都炸起来的小狐丸,戴着斗篷看不清脸的山姥切……

   所有人的反应都比他预想中的好很多,或许他们心中都或多或少地察觉到了,只是没有人去做这个捅破他们自欺欺人编织出来的美梦的人。而药研做了这个人。

   他嘶了一声,心里一丁点悔意都没有。

   他按照他的方法,依旧完成了当初他对审神者的承诺。

   会好好照顾大家,会等着审神者回来。

   他是审神者的近侍,在审神者不在时,有义务去管理照顾整个本丸。

   当时要是说了,后果会比现在的严重很多。

   一年零六个月,连最黏审神者的五虎退也不会再扯着药研的衣角抱有期待地问审神者什么时候会回来。

  大龄老爷子已经回自己穿衣服了,速度有待提高。

   小狐丸也会自己梳毛了,清光的指甲油再也没有涂过。

   退的老虎只有自己喂了,本丸的女装也没了_(:з」∠)_

   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可喜可贺。

   手合室成了大家最喜欢去的地方。

   经常可以在本丸看到飞来飞去的白色影子,大家知道那是鹤丸国永。

   失去了最佳玩伴最好搭档的鹤丸似乎对恶作剧依旧抱有很大的热情,只是习惯终究不是那么容易抹去的。
他常常会在将人吓了一跳后,邀功似的跟着旁边的空气说:“哈哈哈哈,吓到了吧,杏子你说呢?”

   然后意识到审神者再也不会回来了,整个鹤都黯淡了。

   他们是被审神者抛弃,收回宠爱的付丧神们。

   大家都知道那个爱撒娇、爱赖床、小性子多多但和大家都非常亲密的审神者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不要和她一起捉迷藏的短刀们,不要给她做美味饭菜的食物组,不要一起涂指甲油、穿小裙子的女装大佬们。

   不要和她已经在一起四年的恋人药研藤四郎。

   第一年,大部分的刃还在期待审神者的回归。

   第二年,有刃在期待审神者的回归。

   第三年

   没有人再期待审神者的回归。

   没有人会在凌晨逮住在厨房偷吃东西的审神者。

   没有人会再次亲吻药研藤四郎。

   三年后,被审神者抛弃了三年的本丸照旧被充沛的灵力萦绕着,本丸中的樱花树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无声地向本丸的大家传递着审神者的状态。

   审神者不开心且状态十分差。

   然而

   这一切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啊,

  只是被召唤却又被抛弃的付丧神而已。

本丸纪事【二】

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写刀子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二】
      审神者消失了。

      起初是清光举着自己斑驳的指甲向安定撒娇道:“主人这一次怎么待这么长时间啊。我的指甲都花了。”

      安定安慰清光:“可能这次现世的事情比较多,或者是杏子给我们准备礼物的时间花久了些。”

      他轻轻拍了拍清光的肩膀,转身去了手合室。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他告诉清光的这些理由实在是太单薄了,不堪一击。

      后来是粟田口的小短刀们一个个缠着药研问审神者为什么还不回来。

      唯一一个知道审神者再也不会回来的药研此时却笑着对小短刀们说:“杏子她只是被事情绊住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主人会记得给我带小老虎布偶吗?”五虎退扯了扯药研的衣角,等他看向自己时,轻声细语地问道。

      提到小老虎布偶药研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光,他顿了顿,没有正面回答五虎退的问题,只是说,“大将一直都非常喜欢退。”

      他又抬头看了看各位兄弟的表情,轻声哄道:“退去找小夜玩吧,前几天小夜还和我提起要和你一起玩。”

      间接被“正宫”认同的五虎退红着脸抱着老虎跑走了。

      “药研哥。”乱藤四郎注视着五虎退跑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声问:“主公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用的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他通过这几天对药研的观察,已经看出了些猫腻,再联系今天退问的问题,而药研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答非所问地回了一句大将一直都非常喜欢退。

      大概是为了安抚退,现在他想要将事情告诉他们也才会去支开退。

      “药研哥,乱说的是真的吗?”鲶尾在一旁不可置信地问。

      “应该是真的吧,药研哥。”骨喰扶了扶空气中根本不存在的眼镜说道。

      药研没有说话,他的表情很冷,自从审神者将他锁在房间里又不告而别后,他整个人周身的温度骤降。

      “嗯,杏子她的确再也不会回来了。”药研掏出放在大白褂袋中随身携带的信。

      当把他困在房间里的灵力消散后,药研立刻冲了出来。他还记得不能惊动大家,只是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跑到审神者的房间,猛地拉开那扇紧闭的门。

      没有人。

      审神者已经不在了。

      他又颤抖着拉开房间内的衣柜,衣柜中没有缺少任何东西。

      连他送给她的仿制本体刀都没带走。

       她是想和本丸彻底的划清界限,和他彻底的划清界限。

      坚强如药研此时也忍不住跪倒在地上,伸手抱着带有审神者气息的被褥。

      后来他就在审神者的办公桌上看到了这份离别信。

      他很快收拾好了心情,并决定暂时不将审神者不会回来这件事情告诉大家。

      一是药研觉得审神者这次的离开太匆促了,且他们相处的时间这么长,每个人都和审神者的感情不错。如果这么突然地告诉大家审神者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怕是有些人会受不了。

      但是等大家稍微习惯了没有审神者的存在时,他再将这份信拿出来告诉大家审神者再也不会回来了,效果应该会减轻不少。

      二是……药研依然觉得,审神者并不会这么抛弃他们。

      药研他依旧相信着审神者,也依旧深爱着审神者。

      然而这种爱已经没有了对象,很容易就变成了一种执念,一种将药研扯入暗堕状态的执念。

本丸纪事【一】

ooc注意啦
崩坏注意啦
以及本文药婶,以及刀子有
药研是新欢啊么么哒




        审神者捂住他的眼睛,语气调皮:“猜猜我是谁?”
        “……大将。”药研没掰掉他眼睛上的手,而是用自己的手覆在上面,审神者的双手纤细、细腻,虎口也没有茧子,药研想了想——这是一个处于最美年华少女的手。
        审神者调戏不成被反调戏,脸羞得通红,她用力挣了挣被药研握住的手,没有挣脱开。
        “放手。”审神者说。
        这一次药研放开了,审神者逗一逗可以,但是把她惹毛了就得不偿失了。
        收回自己双手,审神者坐在了药研的对面。

        她的手肘抵着桌子,双手放于额前,声音中没有任何情绪。
        她说:“我要走了。”
        药研翻阅医书的手一顿,“大将是要去现世探亲吗?我会好好照顾大家,等着大将回来。”
        药研对此并不惊讶,审伸者年纪不大,初初来本丸的时候时常吵着要回家,即使已经过了几年也保持着每个月都要回现世住几天。
        算算日子,虽然和上个月回去的时间没差几天,但考虑到自家审神者的性子,药研笑了笑,没放在心上。
  
        “上次退说的小老虎布偶大将可别再忘了,还有清光说的新款指甲油,至于笑面清江的东西……大将可以忽略。”药研边翻医书边说。
        “药研!”审神者突然打断药研,一直强压着的情绪,在听到她絮絮叨叨的嘱咐时,像开闸的洪流一发不可收拾,她猛地站起身,抢走了药研的医术。
  药研愕然抬头,目光触及审神者者艳红的眼眶时,他绕过桌子抱住审神者。
  “怎么了?大将?”药研轻声问,怎么又哭了?现世出了什么事吗?
  “大将一切有我在,我会陪着大将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一直站在大将身边。
  “药研……药研……”审神者攥着药研的内番服哭得稀里哗啦,她攥得很紧,好像攥得这般紧,就可以不和眼前人分离,不和本丸的大家分离。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她哭了好一会儿,药研就安抚了她好一会儿,审神者努力止住哭泣,声音中却还是忍不住带着哽咽。
  “药研,我要走了,是再也不会回来的那种。”
  她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为了让自己走得更彻底一点,她没有去看药研的表情,甚至不去理会药研的呼唤,强行将药研锁在了房间里。
  审神者做完这一切,彻底崩溃了。她伏在地上,双肩不住地颤抖。
  她很想再多陪陪药研,然而时间不等人。
  她特地挑选了这个时间点,这里只有药研一个刃,她可以和药研好好的道别,而其他人也只会认为审神者和她的恋人在独处,没有刃会那么没眼色,连最喜欢恶作剧的鹤丸国永也会在审神者和药研在一起的时候远远地走开。
  现在,没有遗憾了。
  只是,再见了大家。
  没有和大家当面告别,真的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