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栗子

懒而脑洞多多

本丸纪事【一】

ooc注意啦
崩坏注意啦
以及本文药婶,以及刀子有
药研是新欢啊么么哒




        审神者捂住他的眼睛,语气调皮:“猜猜我是谁?”
        “……大将。”药研没掰掉他眼睛上的手,而是用自己的手覆在上面,审神者的双手纤细、细腻,虎口也没有茧子,药研想了想——这是一个处于最美年华少女的手。
        审神者调戏不成被反调戏,脸羞得通红,她用力挣了挣被药研握住的手,没有挣脱开。
        “放手。”审神者说。
        这一次药研放开了,审神者逗一逗可以,但是把她惹毛了就得不偿失了。
        收回自己双手,审神者坐在了药研的对面。

        她的手肘抵着桌子,双手放于额前,声音中没有任何情绪。
        她说:“我要走了。”
        药研翻阅医书的手一顿,“大将是要去现世探亲吗?我会好好照顾大家,等着大将回来。”
        药研对此并不惊讶,审伸者年纪不大,初初来本丸的时候时常吵着要回家,即使已经过了几年也保持着每个月都要回现世住几天。
        算算日子,虽然和上个月回去的时间没差几天,但考虑到自家审神者的性子,药研笑了笑,没放在心上。
  
        “上次退说的小老虎布偶大将可别再忘了,还有清光说的新款指甲油,至于笑面清江的东西……大将可以忽略。”药研边翻医书边说。
        “药研!”审神者突然打断药研,一直强压着的情绪,在听到她絮絮叨叨的嘱咐时,像开闸的洪流一发不可收拾,她猛地站起身,抢走了药研的医术。
  药研愕然抬头,目光触及审神者者艳红的眼眶时,他绕过桌子抱住审神者。
  “怎么了?大将?”药研轻声问,怎么又哭了?现世出了什么事吗?
  “大将一切有我在,我会陪着大将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一直站在大将身边。
  “药研……药研……”审神者攥着药研的内番服哭得稀里哗啦,她攥得很紧,好像攥得这般紧,就可以不和眼前人分离,不和本丸的大家分离。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她哭了好一会儿,药研就安抚了她好一会儿,审神者努力止住哭泣,声音中却还是忍不住带着哽咽。
  “药研,我要走了,是再也不会回来的那种。”
  她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为了让自己走得更彻底一点,她没有去看药研的表情,甚至不去理会药研的呼唤,强行将药研锁在了房间里。
  审神者做完这一切,彻底崩溃了。她伏在地上,双肩不住地颤抖。
  她很想再多陪陪药研,然而时间不等人。
  她特地挑选了这个时间点,这里只有药研一个刃,她可以和药研好好的道别,而其他人也只会认为审神者和她的恋人在独处,没有刃会那么没眼色,连最喜欢恶作剧的鹤丸国永也会在审神者和药研在一起的时候远远地走开。
  现在,没有遗憾了。
  只是,再见了大家。
  没有和大家当面告别,真的很对不起!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