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栗子

懒而脑洞多多

本丸纪事【四】

没了没了
最后一个了

【四】

      没有审神者的日子其实与日常生活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充沛的灵力给予着众人自由活动乃至外出活动的能力,即使他们在没有审神者的带领下无法离开太远。

      大家渐渐习惯了没有审神者。

      直到有一天,狐之助来了。

      它带来了一个消息——审神者要回来了。

      狐之助捧着油豆腐吃得津津有味,它抬头看了眼额头已生角的烛台切光忠,又看了看它对面虽然外表没有任何异常但周身气息已经和溯行军所差无几的药研藤四郎。

      “不知道狐之助这次来是为了什么?”药研问道。

      它摇摇尾巴,扔下了一个消息:“审神者大人即将回归。你们准备准备,不要给审神者看到的是脏兮兮的本丸和……”它顿了顿,决定将眼前所看的东西不上报给上面。“这幅样子的你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溯行军霸占了本丸。”

      溯行军?对啊,药研轻笑了声,承认了这个名号。

      他现在离暗堕已经不远了,是和之前的敌人溯行军差不多了。

      真是可笑啊,明明是维护历史的刀剑现在却即将变成了对立面的敌人。

      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呢?

      药研微微昂起头,紫色的眼睛再也不是清澈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浓厚的污浊的颜色。

      狠心离去又回来的人,有什么资格妄想他们还会像之前一样?

      啊,不过,真想看看她那张脸上出现绝望、不可置信乃至濒临死亡的表情,那一定很美吧。

      狐之助有些不忍直视地移开自己的视线,心中默默为即将回归的审神者点上一排蜡烛。

      审神者的离去有极大的一部分并非所愿……

      如果真的是自愿的话,狐之助眯了眯眼,又回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一天。

      可怜兮兮的审神者单单拿了一件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来的白大褂到了约定的地方,她的眼眶红得吓人,足以想到到底是哭了多久。

      原本还想吐槽她瞒着药研藤四郎偷偷藏起白大褂的这种行为真的有失审神者的形象,但它想了想没有再去戳审神者的心。

      正处最美年华的审神者瘪着嘴,狠狠地撸了它一顿,口里说的的全是让狐之助大开眼见的词语。

      她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嘱咐它,“狐之助,我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过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回来。你能不能替我去看看药研,你也不用和他说什么。万一我失败了……那不如就让药研认为我是个渣好了,这样他和大家也不会过于伤心。”

      它被念叨得烦死了,只能点点头,心里想着到时候勉为其难随便去看看就可以了。

      结果审神者走后第一天,它就被囚禁了。

      直到今天审神者快要回来了,它才被放出来了。

      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本丸传达消息,没想到药研藤四郎已经处于暗堕边缘了,那估计其他刃也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消息已经说了,它也可以深藏功与名走了。

      审神者要回来了?抛弃了他们三年的审神者如今却要回来了?回来干什么?看看他们暗堕的丑陋样子吗?
现在的本丸可是没有一个人希望审神者回来。

      他们可都是恨不得审神者“大人”去死啊~

      在漫长毫无尽头的等待中,审神者的爱早已被消磨殆尽,等待她的是冰冷的刀剑而非以前的他们。

      当初做出离开的决定就一定要想到现在的结果。

      一个月后,审神者回归。

      她拖着厚重的行李,紧张却又开心地推开本丸的大门。

      “我回来了!!!”

      药研穿着极化出阵服,笑得格外温柔,“回来了吗?那么,从哪里再次开始。”

      他一步步走向审神者,极尽温柔地将审神者抱在怀里,他凑近审神者说:“大将,要做好准备迎接三年的惩罚哦~”

      手中的刀刃一寸寸没入体内。

我写着篇就是为了长期不在后迎接的语音
不要问我明明已经极化了却说的是没有极化的语音
觉得未极化的语音好带感啊,黑化了的感觉
默默想到我家药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