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栗子

懒而脑洞多多

本丸纪事【二】

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写刀子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二】
      审神者消失了。

      起初是清光举着自己斑驳的指甲向安定撒娇道:“主人这一次怎么待这么长时间啊。我的指甲都花了。”

      安定安慰清光:“可能这次现世的事情比较多,或者是杏子给我们准备礼物的时间花久了些。”

      他轻轻拍了拍清光的肩膀,转身去了手合室。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他告诉清光的这些理由实在是太单薄了,不堪一击。

      后来是粟田口的小短刀们一个个缠着药研问审神者为什么还不回来。

      唯一一个知道审神者再也不会回来的药研此时却笑着对小短刀们说:“杏子她只是被事情绊住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主人会记得给我带小老虎布偶吗?”五虎退扯了扯药研的衣角,等他看向自己时,轻声细语地问道。

      提到小老虎布偶药研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光,他顿了顿,没有正面回答五虎退的问题,只是说,“大将一直都非常喜欢退。”

      他又抬头看了看各位兄弟的表情,轻声哄道:“退去找小夜玩吧,前几天小夜还和我提起要和你一起玩。”

      间接被“正宫”认同的五虎退红着脸抱着老虎跑走了。

      “药研哥。”乱藤四郎注视着五虎退跑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声问:“主公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用的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他通过这几天对药研的观察,已经看出了些猫腻,再联系今天退问的问题,而药研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答非所问地回了一句大将一直都非常喜欢退。

      大概是为了安抚退,现在他想要将事情告诉他们也才会去支开退。

      “药研哥,乱说的是真的吗?”鲶尾在一旁不可置信地问。

      “应该是真的吧,药研哥。”骨喰扶了扶空气中根本不存在的眼镜说道。

      药研没有说话,他的表情很冷,自从审神者将他锁在房间里又不告而别后,他整个人周身的温度骤降。

      “嗯,杏子她的确再也不会回来了。”药研掏出放在大白褂袋中随身携带的信。

      当把他困在房间里的灵力消散后,药研立刻冲了出来。他还记得不能惊动大家,只是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跑到审神者的房间,猛地拉开那扇紧闭的门。

      没有人。

      审神者已经不在了。

      他又颤抖着拉开房间内的衣柜,衣柜中没有缺少任何东西。

      连他送给她的仿制本体刀都没带走。

       她是想和本丸彻底的划清界限,和他彻底的划清界限。

      坚强如药研此时也忍不住跪倒在地上,伸手抱着带有审神者气息的被褥。

      后来他就在审神者的办公桌上看到了这份离别信。

      他很快收拾好了心情,并决定暂时不将审神者不会回来这件事情告诉大家。

      一是药研觉得审神者这次的离开太匆促了,且他们相处的时间这么长,每个人都和审神者的感情不错。如果这么突然地告诉大家审神者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怕是有些人会受不了。

      但是等大家稍微习惯了没有审神者的存在时,他再将这份信拿出来告诉大家审神者再也不会回来了,效果应该会减轻不少。

      二是……药研依然觉得,审神者并不会这么抛弃他们。

      药研他依旧相信着审神者,也依旧深爱着审神者。

      然而这种爱已经没有了对象,很容易就变成了一种执念,一种将药研扯入暗堕状态的执念。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