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栗子

懒而脑洞多多

本丸纪事【三】

【三】
   最开始尚且还有人觉得审神者是被现世的事情给拖累了,绊住了手脚,等她处理完这些事情就会回来了。

   他们等啊等,等了一个月、二个月、半年、一年……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药研也在这仿佛没有尽头的等待中越发沉默了。

   他在一天早晨将审神者的离别信交给了三日月。

   别看老爷子一副淡定的样子,当他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不过很快他又重新笑了起来,将信递给了其他刀剑。

   只是从那一天起,有刃说,他看到三日月虽然缓慢但是的确是自己在穿衣服。又想到平日里审神者再怎么想赖床都会掐着时间点艰难爬起来给老人家穿衣服。

   一年之后所有刀剑才知道他们的审神者永远也不会回来了。这个本丸是被它的审神者抛弃掉的本丸。

   本应该在审神者消失三个月就会到来的狐之助没有来,这也是他们能坚持一年的原因。

   现在,他们也没有理由再欺骗自己了。

   长谷部狠狠地打了药研一拳,他愤怒地吼道:“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们?如果,如果早一点知道……”

   药研擦去被打出来的鲜血,他的表情冷得可怕,他带着半是嘲讽半是不知名情绪地说:“早一点知道又怎样?你能从本丸去到现世?你能将杏子带回来?”

   他的视线扫过哭得眼眶通红的五虎退,脸色难看的清光,难得没有嘻嘻哈哈的鹤丸,气得整条尾巴都炸起来的小狐丸,戴着斗篷看不清脸的山姥切……

   所有人的反应都比他预想中的好很多,或许他们心中都或多或少地察觉到了,只是没有人去做这个捅破他们自欺欺人编织出来的美梦的人。而药研做了这个人。

   他嘶了一声,心里一丁点悔意都没有。

   他按照他的方法,依旧完成了当初他对审神者的承诺。

   会好好照顾大家,会等着审神者回来。

   他是审神者的近侍,在审神者不在时,有义务去管理照顾整个本丸。

   当时要是说了,后果会比现在的严重很多。

   一年零六个月,连最黏审神者的五虎退也不会再扯着药研的衣角抱有期待地问审神者什么时候会回来。

  大龄老爷子已经回自己穿衣服了,速度有待提高。

   小狐丸也会自己梳毛了,清光的指甲油再也没有涂过。

   退的老虎只有自己喂了,本丸的女装也没了_(:з」∠)_

   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可喜可贺。

   手合室成了大家最喜欢去的地方。

   经常可以在本丸看到飞来飞去的白色影子,大家知道那是鹤丸国永。

   失去了最佳玩伴最好搭档的鹤丸似乎对恶作剧依旧抱有很大的热情,只是习惯终究不是那么容易抹去的。
他常常会在将人吓了一跳后,邀功似的跟着旁边的空气说:“哈哈哈哈,吓到了吧,杏子你说呢?”

   然后意识到审神者再也不会回来了,整个鹤都黯淡了。

   他们是被审神者抛弃,收回宠爱的付丧神们。

   大家都知道那个爱撒娇、爱赖床、小性子多多但和大家都非常亲密的审神者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不要和她一起捉迷藏的短刀们,不要给她做美味饭菜的食物组,不要一起涂指甲油、穿小裙子的女装大佬们。

   不要和她已经在一起四年的恋人药研藤四郎。

   第一年,大部分的刃还在期待审神者的回归。

   第二年,有刃在期待审神者的回归。

   第三年

   没有人再期待审神者的回归。

   没有人会在凌晨逮住在厨房偷吃东西的审神者。

   没有人会再次亲吻药研藤四郎。

   三年后,被审神者抛弃了三年的本丸照旧被充沛的灵力萦绕着,本丸中的樱花树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无声地向本丸的大家传递着审神者的状态。

   审神者不开心且状态十分差。

   然而

   这一切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啊,

  只是被召唤却又被抛弃的付丧神而已。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