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栗子

懒而脑洞多多

爱他就是要写刀子系列

六一什么的我希望年年过
依旧虐虐虐小段子
我应该是后妈了为什么不虐野男人要虐自己闺女
这是一个好问题
依旧ooc预警
哈哈哈哈哈
准备好了吗


  李泽言
  
  你和李泽言已经在一起五年了。
  你和他是大学同学。
  他平常真的很毒舌,又冷着张脸。你的朋友都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鼓起勇气去告白的。
  朋友们看着李泽言好看的脸,忽然福至心灵说,脸吗?
  你愣了愣没有反驳。
  大概是吧。
  其实不是的。
  你们两个人之间是你主动,主动去告白,主动去追求。
  你知道李泽言是面冷心热,微为人毒舌但是在你有困难的时候他总是会伸出手帮助你。
  他会冷着张脸眼神却很温和地说你一句笨蛋,然后在一旁看着你做工作,时不时帮你提供思路。
  他有一手非常好的厨艺,你捏着自己的小肚子有些头痛地想,这可真是一个甜蜜的烦恼。
  
  你和他谈了五年,几乎成为了整所大学里最出名的情侣。
  李泽言帅气多金虽然他很毒舌,但依旧改变不了他招蜂引蝶的体质。
  年轻的李泽言还不是那个以后叱咤商场的华锐总裁,他的气场还不足以呵退追求者。
  有人看李泽言这里行不通就想往你那儿走,你笑笑坚决不同意。
  
  现在,你成为了李泽言的手下,和整个公司的人都很熟悉。
  魏谦看了你还会调侃一句总裁夫人。
  大家都认为你会和李泽言好好的,等到以后也会和李泽言步入婚姻的殿堂。
  但是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你在这几年的恋情里无数次察觉到李泽言的异常。
   他有时候和你在一起突然会有一瞬间的神色茫然,那一段时间他会失去和你的记忆,等一段时间过后他又会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成为你的称职男友。
   你则凭着精湛的演技糊弄了众人,让所有人都没发现异常。
  
  时间慢慢越来越接近剧情开始的那一天。
   你就像一个站在悬崖边不得动弹的可怜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一步步推向悬崖,只等最后一股力把你推进深渊。
   那只需要一个契机。
  
   而那个契机来了。
   那一天,你正在办公室听着下属汇报工作,结果原本嘚啵嘚啵在说话的下属突然像都点了穴一样静止不动了。
   你低垂着眼眸,握紧拳头。
   很快,静止的时间被恢复了。你听完最后的汇报,挥挥手让人走了。
  
  你将办公室的门锁起,将自己锁在办公室里,任何人也进不来。
  李泽言在门外站了许久,他没有选择强行破门,而是静静地等了很久很久,最后转身离开了。
  
  从那以后公司里的人都发现,他们原本的模仿情侣仿佛出现了隔阂。
  你一直在躲着李泽言。
  但是心中的爱恋又让你想和李泽言在一起,想将他永远永远地留在身边。
  
  你甚至去找过悠然。
  悠然对你的到来很是疑惑,你看着她满是疑惑的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说什么呢?说以后你会把我的男人抢走?他会忘记我他会爱上你。为你做布丁,和你放孔明灯,为你让步……
  
  你离开了华锐,不辞而别。
  李泽言打来的电话你一个都没接,李泽言到处找你,你早就安排好了离开华锐之后的住处,所以他一直也找不到你。
  
  你每天每天都在跟踪他。
  你利用自己的evol跟踪他,跟踪女主。
  
  你看到没有你在身边的李泽言渐渐忘记了你,渐渐想起了十七年前的那个女孩,渐渐被她吸引,和她在souvenir过生日,在孔明灯上写快点开窍,戴上猫耳……
  
  你又来到了华锐。
  魏谦看到了你,欲言又止。
  你知道他想说什么,为什么李泽言会忘记她,为什么李泽言会喜欢上悠然。
  你不知道怎么和他说,也不会和他说这些。
  你这次来的目的,是来托付的。
  
  你拿着你整理的所有东西,郑重其事地交给魏谦,说:“魏谦,你把这些东西交给李泽言吧。”

  “……好的。”魏谦想说什么,最后选择了沉默。

  你顿了顿,有些不愿意地加了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李泽言把这些东西丢了,请你一定要帮我把这些收好。”

  “怎么会?”

  李总不会这么做的,魏谦本想这么说的,他看到你的神色突然不能这么肯定的说出来了。

   李泽言忘记了你,怎么会把这些东西留下。
  
  你藏在暗处,看着魏谦将你们的回忆交给李泽言,李泽言一脸冷漠地看着照片上的一男一女,给了魏谦更多的工作。

  魏谦叹了口气,把你的东西给收了起来。

  你对着魏谦无声说了一句谢谢。
  
  你又看向皱着眉头处理文件的李泽言,法则从你的双脚开始吞噬,它们慢慢变得透明直至消失,感受着消失得差不多的身体。你也顾不上被李泽言发现了,你快速扑向李泽言,在他的唇角印下最后一个吻,留下最后一句——

  李泽言……
  
  李泽言摸着自己似乎被什么亲了一下的唇角,难得的脸上出现了惊愕的表情。

  他很快把这一插曲抛到脑后。
  
  当他完成工作去接悠然下班时,他鬼使神差地问:“我以前是不是有过恋人。”

  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用的是陈述句。

  悠然愣了愣,不清楚李泽言为什么这么问,她点点头,回答道:“嗯,我和郇久有一些交情,怎么最近没有见到她?你生日那天她都没来,你们是出什么事了吗?”
  
  郇久? 李泽言对这个名字陌生的很。
  
  直到他做了一个甜蜜又带有绝望味道的梦时,他终于记起了那个被他遗忘在角落里的恋人。
  
  郇久。
  阿久……

emmm……其实我想停在阿久消失的那里
最开始没想到让老李想起阿久
但是我劝自己要善良,所以还是想起来吧
只不过想起来也没用,人没喽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