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栗子

懒而脑洞多多

爱他就要写刀子后续

520后续不用等了
我觉得那个老李我洗不白了
emmm
今天份的ooc到了
哎呀好想看李泽言哭
嘿嘿嘿

  这个星期难得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了。
  
  李泽言心血来潮打算去整理自己的书房,他的书房就和他给别人的感觉一样——一股性冷淡风。
  
  没有过多的装饰,书房就是书房,一套桌椅加上几本书。
  
  自从认识悠然之后他有段时间没去书房,忙着表面骂她白痴笨蛋背地里帮她,忙着和她偶遇,忙着和她过生日,过元宵……
  
  李泽言想着想着不由弯了嘴角。
  
  虽然有时候真的笨的无可救药,但也不是真的没有可取之处。
  
  他来到书房,书房的桌子上摆放着一本特别明显的深蓝色相册。
  
  在黑白灰三色的书房里,这抹犹如大海般的颜色轻而易举地抓住了李泽言的眼球。
  
  他皱眉,没有在脑海里搜索任何关于这本相册的记忆。
  
  谁放进来的?
  
  李泽言拿起相册翻看了起来。
  
  相册的第一页只在空白处写了一个日期。
  
  第二页正式的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照片,一页四张。
  
  第二页的四张全是一个陌生的女人,长得很讨喜,让人第一眼看到她就忍不住对她心生好感。
  
  李泽言也不例外。
  
  照片有的是在充满古风气息的古街拍的,有的是在富有西幻色彩的手办店拍的,也有一张女人露出了半张脸,另外半张脸上盖着一只骨节分明男人的手。
  
  这只手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李泽言又继续看了起来,后面所有的照片全和这个女人有关,且大多数都是合照,只偶尔出现一只手或者一个被模糊掉的背影。
  
  相册被翻到了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没有任何照片,只有一张粉红色的心形便利贴。
  
  一段话加上一段落款。
  
  落款人是郇久。
  
  huan jiu
  
  李泽言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读着,这个名字仿佛从他嘴里说出过很多次一样,他说完一遍之后竟然有种诡异的满足感。
  
  就像他曾经在任何时候都轻声呢喃过这个名字,想念着名字的主人。
  
  下一秒。
  
  他猛地合上相册,把它塞进了书架里,原本是想眼不见心不烦,结果在满是黑色白色灰色等黯淡的颜色中这抹蓝更显得异常瞩目。
  
  ……
  
  在距离见到相册那天过了一个礼拜。
  
  在他的生活中竟然也慢慢出现郇久这个名字,起先是进入大厅后不经意间听到的名字,再然后连魏谦也会突然蹦出一句话。
  
  说完之后又一脸惊奇地问他刚刚有说什么吗?
  
  这太怪异了。
  
  李泽言甚至有一种想要打电话给许墨的冲动,难道他的evol变异了?还是幻想症的那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环境的影响,李泽言也慢慢地会说出那两个字。
  
  “郇久给我一杯咖啡。”
  
  “郇久,你这个策划案比以前写得好多了。”
 
  “要去法国看看吗?郇久。”
  
  “郇久你是不是一直以来都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
  
  “笨蛋,没有人能把我带离你的世界。”
  
  “失去记忆?咳……以后别看这种片子。”
  
  一点一点复苏的记忆带着随之而来强势不可忽视的强烈心悸。
  
  李泽言扶着脑袋,脸色苍白。强烈的感情冲得他咬紧牙关,脑中纷杂的记忆全都只有一个人。
  
  他终于在郇久离开这个世界六个月之后重新记起了那些过往。
  
  是他慢慢忘记了她。
  
  也是他在众人奇怪的视线中和她越来越远,走向另外一个人。
  
  他在她的心上狠狠捅了一刀。
  
  现在轮到他了。
  
  李泽言掏出手机,他的手有微微颤抖,他给魏谦打了个电话。
  
  魏谦很快就接通了,说:“总裁怎么了?”
  
  “你……还记得……郇久吗?”李泽言断断续续地问,他有些不敢开口,他害怕听到某些残酷的事情。
  这完全不像他,只要一遇到和她有关的事情,他就开始变得不像他。
  
  “嗯?”魏谦很疑惑,他如实回答:“是需要我去查吗?喂,总裁……”
  
  不记得,不记得,不记得,不记得 。
  
  连魏谦也不记得她了 。
  
  李泽言又拨通了一个电话,一个自她出现以后什么都不一样的人。
  
  “李泽言?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悠然从被窝里钻出来,懒洋洋地问。
  
  她旁边的男人搂着她,暗自注意电话内容。
  
  隐形情敌不得不防。
  
  “郇久……”
  
  “喂?李泽言你打错了吧?郇久是谁?是你新的合作对象吗?”
 
  最后一丝希望瞬间坍塌。
  
  李泽言神色无措地看着整个家,他似乎还可以看到郇久懒懒地赖在沙发上,似乎可以看到她笨拙地做出了一顿还算不错的饭,看到他们在家里的各个地方都曾亲密亲吻过。
  
  然而现在,主人公消失了。他甚至没有任何头绪可以去寻找她,一个全世界只有他记住了的人,真的存在吗?
  
  他使用异能,暂停住了所有时间。
  
  所有人呈现出停止时间时的动作,有些滑稽的景象要是郇久还在铁定要捧腹大笑了。
  啊
     她不在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李泽言后知后觉地想到
  
  李泽言慢慢地走在路上,他没有目的地,只是觉得这么走着总归是有些事干,而且没有尽头。
  
  他走啊走啊,突然一本笔记本从头而降。
  李泽言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伸手一接,纯黑色的笔记本和骨节分明且白皙有力的手一接触,他的evol竟然自动解除了。
  
  李泽言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四周开始活动的人群 。
  
  他的evol竟然被解除了。
  
  他马上回到家里。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纯黑笔记本,笔记本的封面渐渐浮现出两个金色的字——郇久。
  
  圆圆润润就如同她人一般可爱的字体。
  
  李泽言翻开笔记本。
  
  他看了很久很久,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又从最后一页翻到第一页,仿佛怎么看也不看腻,要和这本笔记本死磕到底。
  
  这是一本郇久亲手写的日记本,记录了他们之间的初遇,相爱,以及他渐渐失去记忆时她的心态。
  
  释然。
  
  对的释然。
 
  她似乎对他突然失忆没有任何惊讶,好像就是慢慢等着这一天到来,以致于真正来的时候竟然有一种放松感。
  
  “郇久……你到底是什么人?从哪儿来?”
   为什么会对他失忆不惊讶,为什么会坦然接受最后的结果。为什么最后一段时间也不来见他一面。
  
  他忽地倒在地毯上,手臂挡在眼睛上。他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天从太阳明艳到夜幕降临。
  
  时间真的太久了,他的手臂慢慢滑落落在身侧,一向冷静的脸上只剩下皱的很深的眉头。
  
  你想见到她吗?
  
  谁?
  
  郇久?
  
  我在给你们一次机会。
  
  下次见面时一定要记起对方啊。
  

给他们一次机会。
给自己一次善良的机会
告诉自己要善良

评论

热度(18)